安庆市舒州高级中学
Anqing Shuzhou High School

心 存 感 动
2015-07-11 17:49

感动是春天里的一片绿叶,

是孤独时的一声问候,

是无援时的一个小小善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人,这一生可能会被许许多多的事感动过,但多半会是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,在那特定的环境里,被某一举动或某一句关心问候的话所感动,但能在心底留下不灭痕迹的却不会太多,至于那些在某个时候回忆起来,仍能让心情澎湃不已,仿佛就如昨天般清晰的事就更加少了。

也许,我是一个怀旧之人,常有怀旧之心,但我却常常执拗地认为,是那一刻发生的事,令我心存感动,才会刻骨铭心,且随着时间的冲洗和岁月的磨砺,愈发清晰如昨日……。

许多年前,确切地说应该是在1977年的暑假,因为,离秋季复学的日子已很近了。然而,我上学的学费仍无着落,那时,我的兄弟多,弟弟妹妹四个人上学,而父亲身体又不好,长年生病,好在是老党员,地方组织还照顾,加之父亲人缘不错,于是做为临时工被安排到当时我们县最大的水库——长春水库当修车工,但只是按出勤证工分,到年底由生产队里统一结算,但我们家子女多,就算到了年底,也长不了多少工分,同时也就分不到现金了。

但父亲对我们兄妹读书总是不想放弃的,每到新学期开学时,总是东拼西凑想尽一切办法凑齐学费,让我们去上学,那年眼看暑假即将结束,一天傍晚,父亲把我叫到跟前很无奈地说:“过几天,你们兄妹几个又要开学了,可家里实在没钱交学费,也许你上不了学了,只怨你父亲无能没办法”,我怔怔站在父亲跟前半晌没有说话,那一刻,我很茫然,不知所措,父亲见我不语又叹息着说:“先等等吧,明天我再找人想想办法”,记得此后的几天,我除了干活,总是默默无语,一言不发,可内心充满焦虑和惆怅,想着也许从此别离校园,过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,理想前途也将会化为泡影时,一种失望和伤感的情愫紧紧包裹着我。

有一天夜里,父亲回家已是晚上九点钟了,很兴奋地把我叫到跟前说:“我已找了一个熟人,他的未婚妻在道班做合同工,跟领导关系不错,目前在用人,你明天早晨去道班找她,由她出面带你做两天小工,也许多少能挣点工钱,看看能否凑齐学费”。那时,我正在上初中二年级,当时的学杂费是每学期贰元肆角,听完父亲一番话,我很兴奋,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匆起床,吃完早饭步行半小时到了道班门口,大约等了近一个小时,随领队的一起领了工具到做工的地方。

我们这一组总共4个人,主要任务是用石灰水涂公路两旁的树干,防止病虫害。其中一人好像是技术人员负责涂料,另外三人中一位年龄较大的大妈,一位就是带我来的那位大姐,我们三人负责拌石灰水。刚开始,让我用桶挑拌好的石灰水供给技术员,拌石灰水是在紧靠公路旁的低洼的山脚边挖一大土坑,将石灰粉倒入其中,然后倒入清水拌匀,而从土坑到涂树的地方则要上公路路基,路基较高,坡上虽有路,但却很险陡,尽管她们很照顾我,我挑着两只塑料桶,仅盛了半桶石灰水,但由于个头小,刚上坡面,前面的桶底就触到了路面,怎么用力也挪不动,那位年龄较大的大妈赶忙跑过来帮我卸下担子,然后让我在前面,她自己在后面分两次将木桶抬了过去,其间,不无心疼地问我多大,并叹息着对那位大姐说:“这孩子跟我儿子才一样大,挺不容易的”,于是她们商量,让我只负责拌石灰水,他们轮流挑运。听完她们的对话,那一刻,我既感辛酸又充满感激和感动。因为从她们的言语和行动中丝毫没有半点瞧不起的意思,而是以一种长辈的心态,充满同情与关心,我想:她肯定是位慈祥善良的母亲,我会记住她这番话的。第二天,我如约重复又干了一整天同样的活,两天下来,彼此接触多了,少了许多拘束,交流也就多了许多,她们得知我来做工是为了凑交学费就鼓励我不要放弃学业,好好努力。

第二天收工已是傍晚,道班工作人员都已在吃晚餐了,那位大姐将我带到道班负责人的餐桌前向他讲了许多客气话,希望能将我两天的工钱结清好让我能及时上学。最后,从会计那里领了四元钱现金。一路上,心情非常激动。因为,这四元钱除了交学费,还可以买些学习用品之类的东西。

回到家中将钱如数交给了母亲,并将两天所见所闻和那位大娘、大姐的话重复给母亲听,母亲叮嘱我:好好学习,记住她们的帮助。

许多年过去了,每当想起这件事,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感慨,我想如果当初没有那位大姐姐的帮忙,拿到了那四元钱,也许,我就真的上不了学了,如果,没有那位大妈的关心照顾和鼓励,这些年,也许我就收获不了这份温暖和回忆。在我人生的旅途中,有许多曾让我感动和难以忘怀的事,但这件事却深深地刻在了心灵深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