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庆市舒州高级中学
Anqing Shuzhou High School

往 事 如 烟
2015-07-11 17:48

昨日往事如云烟,不能再现,

惟有回忆才能将它定格在心底,

成为一种永恒的怀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。操素

腊月二十九归心似箭的我回老家过春节,此时已是第3天了,上午刚刚准备出门走亲戚,小姑在表兄一群人的携扶下,走进了家门,小姑的到来,着实令我惊喜万分,因为,老人家不仅今年已是89岁高龄,而且是我父亲姐妹中唯一健在的老人,而且小姑容貌酷像父亲,从她身上仿佛总能见到父亲的影子,见到她总有种亲切感和莫名的兴奋。

自父亲去世后,就有一个愿望,想从小姑的记忆里追寻一些父亲成长的经历和生活的往事,从中体会和感受父亲的人生。

小姑告诉我,她和父亲姐弟共4人,而父亲是最小也是唯一的男孩,她们的年龄很巧合都相差六岁。爹爹因生病去世得早,而那时大姑已嫁,二姑12岁,由于家境贫穷,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人家当了童养媳。小姑9岁,父亲才3岁,奶奶也才37岁,爹爹去世后一家人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,就像大厦失去支柱陡然倒塌,不知所措,家里原有2亩水田,为了及时安葬爹爹急需用钱,当时除了买棺木,最大的开销就数购买坟地,而旧时的风俗很是讲究风水,所谓好一点的坟地,价钱也就特别贵,奶奶为了父亲及后人,忍痛将家中仅有的2亩地卖给了别人,得到些钱,除去安葬爹爹的费用外,将剩余的钱存在族里,每年拿到一份很少的利息。小姑说,爹爹去世时,老婆婆还在,而爹爹又是独生子,他去世后,赡养婆婆的义务自然也就落在了奶奶的身上,按族里的规矩,这份利息也就分做两份,一份做婆婆的生活费来源,另一份则由奶奶做为一家人的生活费。当然仅靠这点微薄的利息实在无法维持一家4口人的生活,奶奶是个小脚女人又没有文化,因此也就无法到外面赚钱养家糊口,但奶奶人品极好,贤惠勤劳,于是给邻村的大户人家做针线活,如缝缝小孩的围巾、兜布以及鞋底还有纺线一类的活,以此换来一些零钱补贴家用。听小姑讲,那时奶奶替人家纳十双鞋底才换来一块钱,有时几天几夜下来才能有一块钱的收入。生活虽然很艰辛,但奶奶总是想方设法为小姑和父亲他们弄些粗粮充饥,让她们尽可能能吃饱。

慢慢地,年复一年,父亲也渐渐长大,本来是到了读书的年龄,但那时的家境,奶奶实在拿不出钱供父亲读书,好在,邻村有一汪姓大户,据说祖上与我们家有联姻关系,虽然年代已久,但还能念点旧情,而大户人家的主人恰是位“好好先生”,尽管家有良田上百顷,多处有房产,但此人热衷于学问,办私塾教学生,不太在意钱财,于是答应让父亲每天到私塾去旁听,父亲小的时候很聪颖精明,于是每天跑到私塾一边玩耍一边学习读书识字,就这样在私塾堂呆了三个月,也认识了一些字,父亲从此再没有进过正规学堂,但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在世时还是能识点古文,一般字据之类的东西也能写出来。

谈到遥远的往事,小姑仿佛又走回到了苦难的儿时,想到与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,眼眶里噙满了泪水,后来竟无语凝噎,望着白发苍苍满脸悲戚的小姑,眉宇间,我似乎看到了父亲的影子,竟也止不住黯然泪下。此刻我想:若是父亲还健在一定会和小姑坐在一起回忆他们的少年,感悟他们的生活,畅谈他们成功的人生和幸福的晚年。那该是多么温馨和惬意呵。可惜,往事不再,沧海桑田,时间不能倒转,我也只能从小姑的回忆里去想像父亲辈们的艰难人生,感悟他们的酸甜苦辣,在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里慢慢抚平对父亲的思念和牵挂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