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庆市舒州高级中学
Anqing Shuzhou High School

有 雪 的   日   子
2015-07-11 17:45

沐浴在雪花中,

   是一份纯真,

        一份冷艳,

              更是一份企盼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操素

有雪的日子,总是件令人兴奋愉快和惬意的事情。清晨,起床后推开房门,满地全是厚厚的积雪,大概是昨天深夜下的吧!

雪在漫天飞舞的时候,其实,并不很冷,天,也不见得那般苍白。然而,此刻置身其间,我充满酸楚而荒芜的心竟会涌起涟漪,在这美妙的时候,尘封的心灵,如烟的往事,会陡然开启,如不息的风,又如绵绵秋雨般撒开。

记得很小的时候,每每遇到大雪纷飞,一群伙伴常常忙着堆雪人,并偷着在大人的火盆里用火灰来装点雪人的眼睛、眉毛和鼻子,间或也会拿来红纸贴在雪人的嘴唇上。打雪仗更是让人难忘了,相互间用雪球投掷,即使两手冻得通红也不觉得冷。还会手牵手从门前小河的冰面上溜过,有时碰到较薄的冰层,“咔嚓”声响后,冰面会出现无数裂痕,这时会吓得大伙赶紧跳回岸上。最为有趣的是:大家找来两根稍粗点的木棍挟在腋下,然后在下端离地面积雪三十公分左右处横着,绑上两根较小的木棍,双脚便踩在横木上,慢慢挪动,从深雪上走过,如果掌握不了平衡,会连人带棍摔到地上,弄得全身活像是一个雪人似的,但却又像是走进了童话般的世界很是开心……

很多年后,我竟还如孩童时代一样,每到入冬季节总是向往下雪的日子。在雪花下漫步,在积雪上行走,飘洒的雪花如絮语从茫茫的天空里飘落,敲打我想象的窗口,开启我无边的思绪和记忆。

往事总会像这雪花一样飘渺虚无,却又依稀可见。

恍惚之中,又是一个有雪的日子。夜半时分,偶从梦中惊醒,忽然发现,窗外的月光照射在窗帘上,犹如白昼,一阵兴奋,睡意全无。起床推开房门,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空中,冷艳而凄凉的月辉洒满大地,满视野全是白皑皑一望无际的雪,厚得象棉絮,踩在上面发出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,在这寂静的夜晚,格外响亮。一个人信步来到后山,此处恰好是一片坡地,除了几座被雪覆盖住了的古墓,在月光下凸凹不平外,附近没有一棵树,墓前的石碑直立于雪中,露出大半部。我随即坐在墓碑上,点燃一支香烟漫不经心的抽着,抬头望着一轮圆月悬挂在空中,天上没有一丝云彩,月辉清冷洒满大地。远处的村落农舍在月光下依稀朦胧,除了偶尔一两声犬吠声,很是凄凉,没有一丝风,大自然静得近乎窒息。松树林,尽管被雪裹住,但极目远望树林间一片黑森森的,令人胆怯。此时,忽然从林里隐隐传来阵阵说话声,声音越来越近,慢慢地从林中走出两个人影来,我怔怔地望着越来越近的两个人影,手中点燃的烟火也在一闪一闪的,不知怎的,两个人突然放轻脚步,说话声也嘎然而止,也许是突然间发现我坐在古墓石碑上吧,竟默默无语地从古墓后边的山路上匆匆穿行而过。

后来,想起这件事,有点懊悔。也许,那行夜路的人,把我当成了鬼魅一类的精灵了吧!但愿他们没有被吓坏,否则,我会自责很久的……

望着校园内这皑皑白雪,心似乎都被融化了,毕竟,我太爱这洁白无瑕、潇洒飘逸的雪了。而爱的极至,便是无限的企盼和沉默无语,沉默中总有一种牵挂,不知这雪何时会融成水,又会流向何方?明年的今天它是否还会变成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,降落在我的面前。

一个人默默无语久久伫立在这雪地上,企盼着雪花能融进我如梦如幻的心境中去……


(原载《安徽工人日报》2010.4.13